纽约时报:扎克伯格逼走Instagram创始人

来源: 发布于2018-10-06 21:51:04 评论(0)

Instagram

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26日消息,《纽约时报》今天发表深度文章,披露了图片分享网站Instagram联合创始人离职的内幕。文章指出,Instagram创始人习惯了自主运营,但是扎克伯格却想要把Instagram与其他Facebook应用更紧密结合在一起。扎克伯格不断干涉Instagram的运营,夺取更多控制权,这让Instagram创始人感到愤怒。随着矛盾的一点一点积累,双方开始公开发生争执,最终导致Instagram创始人离职。

以下是文章摘要:

在今年稍早时候举行的一场全公司会议上,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被问道,如果没有被Facebook收购,Instagram用户量是否能够达到10亿人。

他回答道,可能不会,至少没那么快。

但是,在稍后举行的一场会议上,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·斯特罗姆(Kevin Systrom)和迈克·克里格(Mike Krieger)对于这个问题,给出了略有不同的答案:可能会,最终会的。

这场会议在Instagram加州门洛帕克总部举行,距离Facebook全公司会议地点大约1英里(约合1.6公里)。更有意思的是,它和一条名为“独立推进”(Independence Drive)的道路就隔了几个街道。

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到底谁是正确的,但是我们将很快知道没有联合创始人的Instagram会是什么样子。周一晚间,Instagram CEO斯特罗姆、CTO克里格突然宣布,他们将离开Facebook,但是没有给出具体日期。

积怨已久

促使他们与Facebook分道扬镳不是一件事,而是一些小事的不断积累:在产品调整、人事变动上的分歧,扎克伯格在过去一年夺走更多Instagram控制权。自从2012年被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以来,Instagram实际上在Facebook内部独立运营。

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克里格(左)和斯特罗姆

据十几位现任和前任Instagram、Facebook员工透露,过去几个月内,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已确定是时候离开了。

Instagram没有出现像Facebook丑闻那样的动荡。当Facebook用户量在美国和欧洲的增长停滞不前时,Instagram仍在快速增长。它受到了年轻用户的广泛欢迎,而Facebook显然没有得到这种待遇。

在局外人看来,Instagram创始人似乎和扎克伯格关系融洽,不像Facebook通过其他重磅交易收购而来的WhatsApp、Oculus的创始人。

但是在公司内部,充斥着一股紧张气氛。知情人士称,扎克伯格把Instagram视为“应用家族”的一份子,他认为这些应用应该更为紧密地结合在一起。

知情人士称,Instagram创始人认为Facebook对于塑造Instagram产品方向和增长的兴趣不断增长,是在越俎代庖。他们习惯了独立运营,对于失去自治权感到愤怒。

Facebook拒绝就Instagram创始人的离职置评。

扎克伯格变卦

2012年,Facebook斥资10亿美元以现金加股票的形式收购了Instagram。现在,一些分析师预计,如果当初能够独立运营,Instagram估值将达到1000亿美元。

在收购后,斯特罗姆和克里格获准自主作出许多产品决定。Facebook与Instagram的关系曾被视为创业公司被收购后运作模式的典范。当想要收购其他公司时,Facebook常常提起Instagram被收购后的良好运作。

然而,知情人士称,扎克伯格对待他的“应用家族”上的看法开始改变。这个应用家族包括Facebook、Instagram以及WhatsApp。

扎克伯格

今年稍早时候,扎克伯格重组了他的顶级管理层团队,任命亚当·默瑟里(Adam Mosseri)为Instagram产品副总裁。尽管默瑟里受到斯特罗姆和克里格的喜欢,但是许多员工把默瑟里的晋升视为扎克伯格在Instagram安插亲信的信号,因为默瑟里和扎克伯格以及其他Facebook高管关系密切。

扎克伯格还在他与Instagram联合创始人之间加了一级管理层,要求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向Facebook首席产品官克里斯·考克斯(Chris Cox)报告。

随着Instagram持续壮大,扎克伯格相信Instagram应该有办法帮助Facebook发展,改进Facebook的“用户参与度”,包括小的调整,例如自动把Instagram“故事”分享到Facebook上,同时不带有表明视频来自Instagram的明显标记。

公开争执

过去几个月,随着关系开始恶化,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已公开在会议上与Facebook高管争执。双方还是保持了风度。但是,据四位现任和前任员工透露,当员工们看到克里格这么一个友善,在公司内部广受喜欢的人,公开在会议和公司留言板上明确反对Facebook的领导时,他们感到震惊。

显然,扎克伯格想要获得整个Facebook帝国的控制权。今年4月,时任WhatsApp CEO的简·库姆(Jan Koum)突然离职,因为他越来越担心Facebook这些年来通过WhatsApp收集的用户数据量。在让WhatsApp独立发展多年后,扎克伯格坚持认为WhatsApp需要开始赚钱了,但是库姆不以为然。

在Instagram内部,许多人相信默瑟里的到来预示着Instagram创始人和Facebook的关系可能破裂。默瑟里很可能成为Instagram新任CEO。

斯特罗姆和克里格依旧在他们的公开离职声明中,动情地感谢了扎克伯格以及其他支持他们的Facebook高管。他们的离职尽管突然,但确实值得深思。两人在Instagram被收购后依旧在公司待了6年,远远长于企业家在公司出售后所留的时间,而且是在他们的股票全部兑现很久以后才离职。他们说,计划休息一段时间,然后一起开启新的冒险旅程。

在那场会议上,当被问及没有Facebook支持是否能够达到10亿用户时,Instagram创始人承认,Facebook的庞大资源帮助了他们,作用很大。但是,他们补充称,Instagram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也源于自身的努力。(编译/箫雨)

更多一手新闻,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凤凰网科技。想看深度报道,请微信搜索“iFeng科技”。

责任编辑: